分類
教育相關

不景氣中媒體的態度

這一陣子全球經濟都不景氣,失業的失業,放假的放假,整個台灣媒體消息都在報導這樣的負面新聞,讓社會充滿了不安全感,學生怕一畢業就等於失業,寧 可延畢或者繼續唸書,造成學歷越來越高的現象,會不會以後變成博士滿街跑的現象?很有可能的;無薪假或者失業的民眾人數越來越多,生計都成了問題,這些都是社會中動盪不安的因子,真不知道政府會讓情況到怎樣的地步。

高學歷失業者找不到工作,只能屈就於薪資較低的一般工作,這也相對影響到一般民眾的就業狀況,一直循環惡化。而企業主也發現用較低的薪資就可以請到較優秀的人才,這波不景氣來說,是企業主挑選好人才的時候;不過媒體在報導薪資這部分也一直提醒企業主碩士生起薪只有兩萬五千元,這也會讓企業主有了先入為主的印象,造成高學歷低薪資的現象產生。

看看媒體最近報導的新聞,失業者沒錢救親人、沒錢繳健保費、大學碩士生起薪低、失業率創新高等等,這些負面新聞實在讓人痛心。怎麼提升就業率,讓經濟好轉,政府真的要好好思考與執行,不要只是喊口號,因為用嘴巴說大家都會,誰不會說啊?政府再不想辦法,也許創新高的記錄可能還會更多。

媒體應該要多報導正面新聞,讓民眾還有衝勁、活利、希望。而不是讓負面媒體不應該佔主導地位,負面新聞只會讓民眾產生不信任感,媒體朋友們,加油啊,多報導正面新聞吧!

分類
教育相關

社會道德觀念 – 排隊

最近都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上下班,主要的路程是從林口前往台北市,每天這樣搭車來回早已習慣這樣的生活。不過最近發現,從林口到台北上班的人潮變多,相對的每天早上就必須排隊上車,排隊上車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但是這幾個禮拜以來,等車的人變多了,但是三重客運的車次卻沒有增加,造成隊伍大排長龍,人心惶惶 = =。

好幾次看到第一台車抵達時,排隊的人潮依序上車,但此時,當第二台車在後面出現時,這時候假設司機先生將車門打開,晚來的人為了趕上班,一群人衝過去上第二台車(通常都有一位先帶頭,大家才一窩蜂的衝過去)。

艾德就曾經是受害者,排隊的隊伍約 3x 人,第一台車到的時候,大家依序上車,快到艾德的時候,第二台車到了,且開了門,此時後面晚到的排隊人潮往第二台的車衝過去上車,很巧不巧的,第一台車輪到艾德的時候滿了 (OS: E04 硍) ,這時只能往第二台車移動,又很不巧的,第二台車也滿了 ……………………,心中留下了無限的 E04 0.0 …

好吧,這邊來個假設性問題

如果,今天你是要搭車上班的乘客,當抵達公車站時發現前面還有約 20 多個人也在等車,這時候第一台車已經抵達,且前面的旅客依序上車,突然第二台車已經抵達,且已經打開車門,這時候您會繼續排隊,還是往第二台車衝過去上車?

你會選擇哪一種呢?很值得討論的議題。

分類
心情日記 教育相關

何謂中國父母症候群?

這幾天跟家人發生了一些爭論,實在無法理解一些事情,而這篇文章所談的內容跟我的實際遭遇一樣,非常的無奈,無論怎樣的溝通長輩總是無法接受,最後只能委屈自己接受,而一個即將要 30 歲的人,還不能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我真的很無助。這篇文章要分享給大家,或許有些人看過了,也許再次閱讀也說不定有另一種的感受。

回想過去,展望未來。

您是否罹患了中國父母症候群?

(Chinese Parents syndrome)

(選錄自「A+ 下一個優質社會」智庫文化出版)

假呵護之名,行操控之實 「一切都是為了孩子」

請東方父母 您就此高抬貴手吧! 愛之適足以害之!

東方社會最常見的倫理大悲劇就是在一場父母與孩子激辯與爭論之後,激動傷心的父母總會淌著眼淚,對著滿腹委屈的孩子說:「我會這麼做,一切都是為了你啊!接下來不論是相擁痛哭,抑或是各自心碎,這個孩子總難逃離被父母的錯愛所扭曲的人生悲劇。

東方父母 愛之適足以害之「一切都是為了你!」是許多中國父母對子女常說的話,但那其實是父母假呵護之名,行操控之實的病態犧牲,也是「中國父母症候群」(Chinese Parents syndrome) 的顯著病癥。

中國父母老是把子女看成自己的財產,一心一意想要主導子女的一生,總認為子女不爭氣就是父母的失敗;而子女若能成材則是父母最大的榮耀。基於這份患得患失的憂心和企圖,使得中國父母普遍對孩子過份保護、限制太多,並且強加其個人價值觀於子女身上者屢見不鮮,殊不知這種對待孩子的方式,不但剝奪了子女獨立成長的機會,更將因此扭曲了孩子的一生。

在中國父母過度細心呵護下,「弱不禁風」似乎已成為現在台灣年輕人的最大通病。在一場管理學院師生會議上,一位女學生神情激動地責難校方的規定,她說:「星期天父母送我回宿舍,結果警衛不讓我父母進去,害我一個人得把那麼多的行李搬進宿舍?

「這麼重又那麼遠…..」面對著女學生的質問,以「顧客滿意」為經營理念的學校方面,給了相當善意的回應:「如果真的很重,可以特別允許父母的車子進入校園…」。

這件事情讓筆者感觸良深,因為那女學生口中「那麼遠」的距離,事實上是近得不可再近了,那一點點路也不肯走,真是枉費了青春年少。筆者認為台灣這一代的孩子之 所以變得如此嬌弱,父母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

台灣的生活條件是在這四、五十年來才逐漸變得寬裕,因此,父母用車子接送孩子上下學的情況應該是屬於第一代,不幸的是,只是第一代就已經被寵得不像樣了,不但體力差,也欠缺機靈的反應能力,其實,就上述那女學生所描述的情況,如果行李真的太重,設法和警衛商量一下,必能解決問題,就算真的難以通融,走一點路又何妨?難道一定要把這種小事拿到師生會議上來說?在學校生活中,其所關注的焦點就只有這些嗎?

學習獨立才是重要課題

筆者的女兒是在美國念私立小學,學校設置在森林之中,校園很大,基於安全考量,學校也是規定父母只能送到一個固定的地方,就不能再進去了。這些孩子才7、8歲而已,不但課本重,還經常因為課外活動,需要帶其他的衣服、鞋子等,儘管如此,還是得自己走進去,尤其當冰天雪地的冬季來臨時,更是嚴苛的磨練。但人的體力原本就是靠磨練來的,人若不能吃苦,便不會耐勞,更不必說勤勞、樸實的生活了。

所以,當我看到這個女學生的個案時,格外覺得痛心,第一代就如此,將來還得了,身為未來主人翁的年輕族群,如果沒有好體力,成功的機會也就不大,那麼,國家前途還有什麼指望呢?

悉心照料孩子,表面上看來沒錯,但卻會適得其反。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學習獨立是最重要的課題。

我女兒是在美國長大的,在她九歲那年,由於當時我們很忙,因此就讓她隻身從香港飛到美國東部。而當我們打電話探詢她是否平安到達時,她還很臭屁地說:「What are you worrying about?」

可見得她第一次隻身飛越半個地球這件事情本身,已經使她信心大增,很有成就感,因此,放心讓她去作,孩子就會成長,反之,如果顧得很緊,反而是在限制孩子發展的空間!

犧牲這一代 成全下一代?

此外,中國父母症候群的另一個症狀就是把所有的榮耀都寄託在兒女身上。如果有個孩子在國外念知名學校,那個父親就會在社交場合中眉飛色舞地談論自己的孩子,彷彿這就是他一生最偉大的成就。

也就是渴望擁有這份榮耀,東方父母總會說:「一切都是為下一代!」、「我們這樣犧牲,就是為了後代!」;毛澤東也曾說過的:「犧牲這一代,成全下一代!」似乎只要聽到是為了後代,大家都能夠認同,其實這只是東方人獨特的想法。

中國父母試圖用「犧牲」的想法及作法來減少孩子在生存競爭上的挑戰,希望孩子能低挑戰的環境下,創造高成就,其實,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生存的能力是靠磨練出來的,光從書本上是很難學到的。中國父母常對孩子說:「你只要好好唸書就好了,其他都別管了!」這種作法不但對孩子沒有任何好處,更是嚴重地剝奪了他們學習生存及養成獨立人格的成長機會。

在美國,哪有父母要幫孩子付大學學費的道理,十八歲以後,若要住在家裡,就得付租金,要分擔房租、水電等支出,不但對家庭要有責任感,也要懂得如何在社會上生存。這就是典型的美國教育方式,任何事情都比不上學會如何生存來得重要。

因此,就現實的考量,美國孩子如果想要上大學,就得自己去打工、賺錢、繳學費,如此千辛萬苦才能擁有學習的機會,怎麼可能會在上課時打瞌睡?

上課根本不需要點名,若有不同的意見,一定會向教師提出挑戰,有不懂的地方,也一定會問到懂,否則不是平白浪費時間以及辛苦工作才繳交的學費嗎?

東方社會的孩子,從表面上看來就幸運多了。

因為東方社會的父母總認為,就算借錢也要讓孩子念大學。

因此,台灣的學生大多是應父母的要求去唸書的,而且在聯考制度及父母的期望下,至少有95%的學生所念的不是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於是學生唸書的心態就顯得心不甘、情不願,一則是因為沒興趣,二則反正是父母送來唸書的,不想念就打混。有多少大學生都是徹夜打牌、玩樂、打電動,早上又起不了床,弄得上課遲到或乾脆蹺課,種種惡形惡狀,正凸顯了台灣教育扭曲的事實。

中國父母費盡苦心供孩子念大學,甚至幫孩子選擇了最有「前途」的科系,但卻忽略了人性的本質,那就是唯有付出,才能真正收穫;唯有發自內心想做的事情,才會激出真正的拚勁。

因此,大部分的中國父母對最後的結果都是感到失望的,而在罹患中國父母症候群的父母所養成、教育下的孩子,不論是否做到父母的期望,都無法擁有真正的快樂!顯見這種愛的方式,只是在成就一個兩敗俱傷的悲劇而已!

往往父母的犧牲,只是為子女帶來壓力,並不會造就子女的幸福。

但是東方社會的孩子,從小就習慣聽從父母的意見去做人、做事,久了就習慣了,即使不快樂也會照做,對於人生的道路既沒有選擇的餘地,也失去了選擇的能力,也因此對生活毫無熱情,對人生充滿著許許多多的無奈與悔恨,所謂「積極開放」的人生,根本就是遙不可及的神話。

孩子也是獨立的個體

探究問題的癥結,那就是中國父母一直無法接受孩子也是獨立個體的這個事實,藐視孩子思想、看法或夢想,忘了孩子也有基本人權(human right),對孩子總是處處干預,不論在學業、事業甚至是婚姻上,似乎每一件事都要讓父母覺得順心才可以,孩子不聽話,就得背負「不孝」的罪名。

當中國父母以愛為名,進行軟硬兼施的壓抑策略,如果子女同意了那份壓抑,那麼也就註定了一個扭曲、不快樂的人生;如果選擇了反叛,那麼子女將終身背負「不孝」的罪名與壓力,即使勉強擁有快樂,也難逃背後的陰影。

總之,一天到晚都在說「一切都是為了孩子」的東方父母,請您就此高抬貴手吧!放孩子一條生路,讓他們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自由、快樂、無悔的人生吧!

(選錄自「A+下一個優質社會」智庫文化出版)

分類
教育相關 艾德分享

[思考]海闊天空的一代–教改10年後

相信很多人都看過這部影片,我印象中今年的前半年好像有看過,那時的我還努力拼教師甄試,如今的我已經退出了那錄取率極低的戰場。

11月底又再看一次這部影片,真是令人感到難過,過去的十年內教育部長換了六位,毎一位都有想要自己改革的動力,但是改革並沒有從最初持續接著,而是斷斷續續的推出新的改革措施,而受害的還是這些學生。這部影片所記錄的學生跟我的年紀差不多,自己看了也是感觸很深。

從大學的低錄取率到現在的幾乎要100%的錄取率,廣設大學的結果而造就了現在的低薪就業的市場。未來的路還很長遠要走,教育部長能不能換一個正常一點的呢?唉!

還是介紹一下這部影片:

影片標題:海闊天空的一代–教改10年後
影片大綱:十年前,天下雜誌記錄了五位不同成長背景的孩子,他們在鏡頭前談到了未來的願望。如今,他們都已長大,有了不同的發展。從一個個年輕的生命,我們看見教育,真真切切地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一生。教改,是一條永無止境的路。重要的是,從國小到大學,要培養什麼樣的能力與實力,才能讓台灣五百萬的下一代,找到海闊天空的未來?

直接到天下網站線上觀賞: IE 限定

或者直接透過Windows Media Player播放 – mms://210.71.227.42/cw/cwvideo/2006ED.wmv

或者透過YouTube線上觀賞

教改10年回顧 – 上

教改10年回顧 – 下

分類
教育相關

啟發 式教育在台灣嗎?

這幾天下班回後,隨便亂逛發現了一篇文章,內容談到啟發 式教育的問題,這篇文章真的很不錯,值得教育單位重視,但是呢?這篇文章出來的時間大約2004年年底左右,現在都2006年了,都快要將近兩年的時間,教育相關單位好像都沒有動作,看來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教育相關單位何時才能醒過來重視台灣的教育問題?

以下是轉貼的文章,作者不詳,透過Google尋找也不太確定作者是誰。不過真的很感謝這位不知名的作者,點出了台灣教育目前的缺點。

以下是轉貼的內容:

分類
心情日記 教育相關

台灣的教育失敗了嗎?

昨天在自由時報的網路新聞看到一篇報導,這則報導的標題讓我想要更加詳細的去閱讀,這則新聞是死神高中生 鴨霸急診車道。我看完後真的很感嘆,現在的教育到底是在教育學生什麼東西?國文??英文??數學??重點在哪邊?學科能力很強又如何?最基本的道德觀念都沒有,該如何去在社會上立足?如何去與人相處?

截取一小段的新聞內容,新聞來源:死神高中生 鴨霸急診車道

分類
教育相關

今天開學…「急徵老師」???

今天在BBS跟聯合新聞網看到了這篇報導,說明現在全台灣都在「急徵老師」。奇怪,缺額少,正式教師考取的機率越來越低,怎會出現這樣的急徵老師?仔細看都是在徵代理代課的老師。今天這樣的報導在質疑為什麼流浪教師不去爭取這個一個月三萬甚至四萬多的職業,其實很簡單,一個代理代課缺會長久嗎?

一個代理或者是代課的缺通常都是一年,一年之後呢?可能再見了,繼續換其他學校代理代課,運氣好的老師或者有實力的老師,代理代課一年之後就考上了,其他運氣不好的老師繼續代理代課,好一點的還可以待再同一間學校,差一點的就自求多福找學校吧。

代理代課隨時都可能會走人,可能今年在北部代理代課,隔年沒考上正式缺,最後找到中部落腳,繼續代理代課,如果真的沒有正式的命,難道就要一直無限的循環嗎?工作環境變來變去,不穩定的工作好嗎?換學校、換地區來當代理代課老師,搬家搬來搬去很好玩嗎?怎沒有想過今天一位代理代課老師的以後生活該怎麼辦?難道不用替她們的家人著想嗎?

代理代課的老師也是人,也想要有一個穩定的工作,有正常的收入,養兒育女。但是現在的局勢是正式的缺額越來越少,少子化的現象越來越嚴重,這是教育當局該要解決的問題。
寧可找一份穩定收入的工作,也不要每年寒暑假都要換工作。

今天開學…「急徵老師」 文章來源:聯合新聞網

分類
教育相關

What the fuck! 北縣英語師資不足,將引進國外退休教師

新聞來源:國語日報

國語日報 民國九十五年七月十二日星期三 15版

(地方新聞北部版) 【記者 楊昭瑾報導】

台北縣長周錫瑋最近宣布,為解決英語師資不足問題,將在美國招募退休 教師來台教英語,希望自95學年度下學期起,北縣也能比照北市,讓小一學童學英語。

周錫瑋日前到美國訪問,他表示,美國巴爾的摩和洛杉磯兩個郡,都願意 介紹退休英語教師來台服務,作為英語教師培訓的師資,或投入國小英語教學工作。 周錫瑋計畫和幾個締結姊妹市的美國都市進行「中英文師資交換計畫」,將安排中文師資 也可赴美國教中文。

對於北縣計畫招募美國退休教師來台教英語,北市教育局長吳清基認為, 北市有許多國外姊妹市,卻沒有引進退休教師,主因是成本貴,必須負擔食宿、薪資, 費用偏高;國內也有不少合格英語教師在待業中,不妨把機會留給他們。

靠!!!!!!

一堆拿到教師證的英文老師都沒無法進入校園教書, 竟然北縣的豬頭市長做這樣的政策.

可悲啊~~~~

分類
教育相關

教師缺 僧多粥少

這問題早在幾年前就可以預知,但是教育部卻沒有限制師資培育,導致流浪敎師一堆,加上少子化現象,讓抱有教師夢的人更無法向前邁進一步,現在教育部又實施教職員月退將改採八五制,阻止資深教師退休,流浪教師將更沒有機會任教。

當初各個大學紛紛成立師資培育中心,並宣傳招生,讓大家一窩瘋的栽進這個,甚至到現在某些大學還一直鼓吹學生進入學程就讀,但是並沒有將真正的僧多粥少的狀況告知學生,只為了保住師資培育中心不被降低招收人數,甚至怕被停招。到頭來犧牲的還是這些懷有教師夢的年輕學子。已經有很多縣市國小已經不開缺了,國中部分也慢慢開始,像是宜蘭就沒有招國中小缺,

教育部去年度公布的「師資培育統計年報」,領有中小學教師證者為一萬八千多人,但在職人數僅有兩千人左右,在職率僅百分之十點九,遠低於九十三年度的百分之三十七點七,八十六年度的百分之七十八點九。

哀,我已經看開了。

分類
教育相關

師範轉型 六校升格教育大學

在網路看到, 師範轉型, 要升格成教育大學, 但是轉型後要減少招收人數, 所以要合併 =.=” , 在高綠取率的大學聯考中, 減少大學數量及招生名額是有必要的, 已經是學士多如狗了. 教育的品質及學生的素養在哪裡?

資料來源: 蕃薯藤新聞網
來源網址: http://news.yam.com/chinatimes/garden/200411/20041121487508.html

師範轉型 六校升格教育大學
林志成/台北報導 2004-11-21 04:15

教育部師範校院轉型發展指導委員會昨天初審通過,國立台北師範學院、台北市立師範學院、新竹師範學院、台中師範學院、屏東師範學院及花蓮師範學院等六所學校升格為教育大學。這些學校改制後,每年招生總人數不變,但師資培育人數三年內必須減少五成;另還要尋求與其他大學合併。

教育部師範校院轉型發展指導委員會昨天召開馬拉松式會議,由教育部長杜正勝主持,從下午一時至晚上七時卅分,六所師範院校輪流上台報告改制升格計畫。初審結果,六所學校都可以改制轉型為教育大學。

不過,這些學校師範院校改制升格必須遵守兩個基本條件,一是師資培育科系招生人數三年內降低五成,二是必須尋求與其他大學整併。

杜正勝表示,師範院校升格為教育大學後,總招生人數不變,但培育師資科系必須逐年減少,三年內降低五成招生人數;其他名額則做為一般科系招生使用。

根據統計,目前師範院校每年總招生名額大約八千人,如果他們改制為教育大學,三年後、九十六學年度時,這些學校師資培育科系招生名額將降為四千人。每年培育出來的師資減少後,有助於流浪教師早日找到工作。

杜正勝說,六所師範院校改制為教育大學後,規模仍然很小,學生人數都不超過三千人,因此有必要尋求跟其他大學合作。教育部將積極協調教育大學其他大學合併事宜,絕不會停留在「紙上談兵」階段。

教育部表示,因應這六所師範院校將改制為教育大學,該部每年會編列二、三億元經費,供這些學校進行系所調整及改善師資使用。這六所學校目前只是獲教育部初審通過改制為教育大學,未來還要複審,如果學校沒有更詳細的改制規畫劃,改制成功日期可能會延後。

相關閱讀:
國北師等六所師院獲初審同意改名教育大學
6師院合併改名 初審通過

分類
教育相關

研究所每年增250個 就業失衡

一早起來上網看到, 的教育文章, 看來太多的研究所了, 所謂”碩士滿街走, 學士多如狗”. 真的是太多了. 應該要控制全國的研究所跟博士班的名額, 在有限的情況下才會有優秀的人才出現. 所謂行行出狀元, 不一定要有高學歷才行啊~

資料來源: udn校園博覽會
來源網址: udn校園博覽會

國內研究所近幾年來招生人數大增,「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最新出版的「研究所專刊」調查發現,國內近80%研究所是在近5年成立的,平均1年新增 250個,明年預估還要新增40個以上研究所,以電機、商管、法律為主。但包括教育、機械研究所因畢業生數量激增,就業市場供過於求,出現失衡現象。

根據教育部統計,近10年來高等教育擴增,其中以碩士生人數增加幅度最大,由82年的2萬8117人,提升到92年的12萬1909人,成長率為334%;博士生則由7713人,增加到2萬1658人,成長率為181%,大學學士成長率則為18%。

93學年度國內大學校院研究生最多的10大研究所,分別是電機工程所4337人、資訊3547人、資訊管理3501人、企業管理3494、機械工程3417人、中文2450人、教育學2287人、國民教育研究所2151人、法律學2134人、土木工程1909人。

隨著師資培育多元化,大學校院近幾年紛紛搶設教育學程或教育研究所,「國民教育研究所」在學的學生人數,在87學年度只有641人,隔年就增加到1513人,隨後逐年增加到2000人以上,成長幅度與電機或商管研究所無異,導致國中小師資嚴重過剩。

「Cheers」雜誌追蹤發現,機械研究所的畢業生也會面臨與教研所同樣難題,經建會人力規劃推估我國科技碩士人力需求,在過剩人力中以機械碩士首當其衝,但是近幾年大學校院機械研究所學生人數的成長情形,不僅沒有減緩,反而還呈現持續增加。

因研究所擴增,連帶使得大學本科畢業生熱烈報考研究所,「Cheers」雜誌調查,目前各類研究所中,以商管研究所錄取率最低,包括政大、中興、中山、成大、元智等大學財金所錄取率都不到3%;而電機資訊領域因為國立大學招生名額擴充迅速,對其他學校產生排擠效應,造成頗多公私立大學電機資訊研究所備取100名,也可以錄取。